简体中文|English

时艳强对话刘志毅:数字经济学视角的区块链世界,从价值网络到共识社会

布洛克财经 • 2018-12-05 • Hot: Share

Summary:数字经济学视角的区块链世界:从价值网络到共识社会

封面1.jpg


对话时间:12月3日18:00

微信社群:布洛克-北京-298

对话嘉宾

刘志毅

数字经济学家

数字经济学理论奠基人

同济大学AIBI实验室研究员/学术教授

时艳强

布洛克科技创始人

全球高校区块链爱好者联盟主席

 

本期速览:刘志毅,数字经济学家、同济大学AIBI实验室研究员/学术教授,做客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以“数字经济学视角的区块链世界:从价值网络到共识社会”为主题,为大家带来精彩分享。

他早在2013年左右就了解了区块链技术,当时对区块链的认知就是分布式数据库。直到去年,他才从技术思想的角度重新看待区块链,他认为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可以从三个角度去看:信息、秩序和共识,也就是分布式账本、算法化信用、新的生产关系处罚机制。

刘教授所研究的数字经济学是通过经济学的角度理解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他分享了他的数字经济学理论,即价值网络经济理论、数字经济资本理论以及共识政治经济学。价值网络经济理论探讨的是数字经济时代整个数字经济背后的经济学原理,包括价值理论、产权理论以及组织理论;数字经济资本论探讨的是数字经济货币理论、制度经济理论和资本理论;共识政治经济学理论,探讨的是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人与人在宏观意义上的政治经济学关系。

他还深度解释了共识社会,他认为共识社会建立于共享正义,基于共享经济和数字技术融合。他认为,从时间周期来看,我们已处在构建共识社会的初级阶段,人们开始信赖信息技术,在推动社会数字化的过程当中将逐渐实现共识社会的搭建。

他还讲到了数字经济与通证经济的异同以及数字化与区块链化的异同,他认为,我们一定要把区块链技术放在整个数字技术或者信息技术发展的历史浪潮当中来看,因为整个以计算机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的发展形成的所有技术范式才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它们之间存在共同的技术思想、技术哲学,要理解这背后的技术思想和技术哲学才能对区块链技术以及其他的数字技术进行预测和分析。

关于人工智能威胁人类,他表示,现有的基于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技术是无法形成智能生命进而威胁人类的,它带来的最大的威胁是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大概40%到50%的工作将会被取代,以及由此带来的失业率上升和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问题。同理,区块链技术无论如何改变社会结构,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分配所带的社会结构变化的风险。

技术都是中性的,真正有威胁的是人类自身,与其担心技术本身的危险,还不如担心人们在技术发展过程当中人性的负面和人们之间的共识是否能达成所带来的威胁。


开场

时艳强:各位布洛克人,大家下午好! 欢迎大家来到领先的区块链社群媒体【布洛克科技】,与5000+社群1000000+布洛克人一起参与【时点对话】节目,探讨区块链技术与行业发展。本期是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181期,主题:数字经济学视角的区块链世界:从价值网络到共识社会。嘉宾:刘志毅。

刘志毅,数字经济学家,数字经济学理论奠基人,主要研究领域包括数字经济学、信息技术哲学以及人工智能。同济大学人工智能与区块链智能实验室(AIBI)研究员、工信部信息化与信息安全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与学术委员。国际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区块链技术改革联盟首席数字经济学家。让我们掌声有请今天的角儿:刘志毅。


【时点对话·第一问】

“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信息、秩序、共识”

时艳强:刘教授在互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一直走在科技的前沿,您当初是怎么接触到区块链的?您认为区块链的核心价值究竟在哪里?

刘志毅:各位【布洛克科技】的朋友,大家好!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一问。谢谢时总。从学术角度讲,真正开始接触区块链是我在结束了在百度的人工智能研究工作之后。我加入了荣格财经的“区块链思想者四十论坛”,发表了一系列相关的文章。这些文章主要是从技术思想角度讨论所有的信息技术,尤其是区块链技术。这些文章也是我研究数字经济学理论的一个思想来源。时间大概是在去年年底左右,这一部分的内容我也放到了我的新书《起源》当中,这是我从学术上接触区块链的时间段。

了解区块链概念就比较早了,在2013到2014年左右,我身边就人有购买比特币,当时我对区块链的认知就是它是一种分布式数据库技术。那时候我们还是在做技术研究,是从数据库、云计算的理论去看的,去年我们开始从技术思想角度研究,还是有差异的。

关于区块链的核心价值,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明这个问题,我认为从三个角度去理解:信息、秩序和共识。

从信息技术角度,我认为区块链就是利用分布式账本提供了一种去中心化的技术范式,从而为数字经济的发展提供新的信息记录模式。它的价值就类似于资本主义时代的复式记账,我们知道经济的关键是市场,每发生一笔交易都需要记账,资本主义时代的记账方式就是复式记账,数字经济时代的记账方式就是分布式记账。

从秩序角度,区块链技术就是信任的机器。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算法取代了之前人与人的信任及中介的作用,改变了陌生人之间的协作关系,目前主要依赖市场和法律的秩序协调,增加了机器和算法的要素,从而扩张了市场规模并将降低了这个交易费用。科斯定理讲到,企业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它降低了市场交易费用。在数字经济时代,区块链技术最大的价值就是通过分布式网络降低了组织之间的交易费用。

从共识角度,通过智能合约将网络当中的社区共识代码化,从而形成了一种契约,使得整个社会的基本原则和规则能够以技术的方式自动执行和表达,能够很大程度上保障社会的契约精神和共识。所以这也是很多学者、专家讨论的,区块链的网络链接方式会从深层次改变生产关系,改变整个社会的底层信用的构建逻辑。

简单的说,区块链的核心价值可以从这三个角度去看。从信息技术角度看,它提供了分布式账本这种符合数字经济时代要求的记账技术;从秩序角度看,它提供了一种算法化的信用,扩张了现有的由市场和法律所构建的市场信用机制基础;从共识角度看,算法化的智能合约提供了新的生产关系的处罚机制,以及更长远的看,它可能提供一种社会底层关系的基于技术契约的社会发展形态。


【时点对话·第二问】

“数字经济学是在传统经济学理论和前沿经济学思想的基础上跨学科的方法论”

时艳强:您是数字经济学家,简要来说,什么是数字经济?您在您的专著《数字经济学原理》中讲到三大数字经济学理论框架,您可以简要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三个理论。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二问。数字经济的概念,我们可以理解为通过数字化的技术推动经济的发展,但这个概念相对来说比较狭隘,它强调的是核心是数字化的技术如何推动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金融)的发展,与前者融合形成了数字化的经济,与后者融合形成了金融科技。

我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数字经济学理论的研究框架。这三个理论分别是价值网络经济理论、数字经济资本理论以及共识政治经济学。

价值网络经济理论,实际上建立于网络经济学和复杂经济学基础上,探讨的是数字经济时代整个数字经济背后的经济学原理,包括价值理论、产权理论以及组织理论。传统经济学,无论是新古典经济学,还是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都无法解释整个数字经济背后的经济学基本现象,所以才需要这么一个理论来探讨。价值网络经济理论建立的是与传统经济学基本增长理论差异化的视角。传统理论注重的是对劳动资本等要素的探讨,研究的是通过分工提高生产效率以及外部的生产要素,而价值网络经济理论注重的是技术创新以及技术创新中人的作用,所以我们关注的是数字时代所形成的网络结构带来的整个经济增长范式的变化。原来的互联网信息互联网形成网络,它的特质是信息成本、扩散的成本很低,但是效率很高,区块链网络的特点是它能够传输价值,所以我们把它叫做价值网络经济理论。

数字经济的资本论探讨的是数字经济的货币理论、制度经济理论和资本理论三个部分。换言之,重点就是在从资本和货币的角度讨论数字经济学的基本制度结构和金融结构。这部分内容就会讨论大家比较热衷的数字货币、通证经济的话题,但实际上重点在于数字技术带来的整个数字生态中金融的变迁,金融结构的变迁以及货币生态的变化。这部分内容是理解了整个数字经济生态是建立网络结构之后,数字经济领域当中的货币价格以及资本结构之间的内在联系。

共识政治经济学理论,主要探讨的就是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人与人在宏观意义上的政治经济学关系。从政治学角度来说,就是如何建立共识以及建立人与人基本的秩序,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就是关注到不同的数字经济领域的制度安排带来的收入分配的差异。因此这部分内容涉及了很多关于政治学、社会学和政治哲学的理论探讨,事实上所有的经济行为背后都是人与人的创造价值和分配价值两个部分组成的,如果我们只关心如何创造价值,就会造成像现在的传统经济学一样。

传统的经济模式导致全球金融资本主义泛滥、收入分配问题、社会阶层固化问题、全球贸易的冲突问题,所以关注如何在数字经济时代凝聚数字生态当中的基本共识,以及在这些共识基础上建立一种更加符合社会正义的分配价值的方式,是共识政治经济学需要讨论的问题。

简而言之,数字经济学理论是通过多个跨学科的方法论,在传统经济学理论和前沿的经济学思想基础上,对数字经济领域的经济学现象、政治学现象和社会学现象统一进行解释和分析的一套理论。一方面,要通过前沿的经济学理论,包括演化经济学、复杂经济学、行为经济学等,对数字经济领域的新现象进行解释。另外一方面,要通过对跨学科的理论的吸收建立一种大一统的逻辑自洽的符合数字经济时代需求的经济学理论,这就是我所研究的数字经济学的理论框架。


【时点对话·第三问】

“从三个角度理解“价值网络”中的“价值”:信息技术、金融以及数字经济学”

时艳强:有人讲,互联网构建了一个信息网络,而区块链让互联网变成价值网络,如何理解“价值网络”?“价值网络”中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三问。实际上刚才在解释价值网络经济学的时候也回答了一部分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理解这个价值。

第一,从信息技术的角度理解,我们看到原来的互联网只包含了信息要素,而不能包含价格要素,我们知道价值是商品的基本性质,而在价值交换过程中通过货币进行衡量就成为了价格。因此区块链能够通过技术将价格要素体现在信息网络当中,就形成了所谓价值互联网的概念。这是从技术角度实现了经济学上的要素的传达。

第二,从金融角度来说,金融学七个基本理论中有个叫有效市场假说,是经济学家尤金·法玛提出的,这也是我们理解整个金融市场基本规则的基本假说。通过这个假说,这位经济学家也获得了2013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这个假说简单的说就是资产价格完美反映了与资产价格、价值和未来收入相关的一切信息。

这个理论前提有三个基本条件。首先投资者被认为是理性的,所以他们能对证券做出合理的价值评估;其次,在某种程度上某些投资者并非理性,但由于他们之间的证券交易是随机进行的,所以他们的非理性会相互抵消,因此证券价格并不会受到影响;最后,在某些情况下非理性的投资者会犯同样错误,但是他们在市场中会遇到理性套利者,后者会消除前者对价格的影响,就形成了所谓弱势和强势的有效市场假说。

我认为价值互联网的意义就在于,我们看到传统的金融市场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弱势的有效市场假说,因为实际上信息的不透明以及证券的非理性是比较明显的。数字金融领域是一个强势的市场有效市场假说,因为数字金融领域强调算法的逻辑,强调整个基本算法的效率,这时候整个数字金融生态就能形成一个有效的价值网络。

第三,从数字经济学角度来说,价值网络指的是在数字技术的基础上,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和区块链技术基础上形成的以网络为核心的市场机制。有一句话是说“网络是完善的市场,市场是残缺的网络”,也就是说传统企业或者传统市场当中,除了企业还存在很多其他因素,比如政策因素、信息不透明的因素等等,使得传统市场的价格是稍微扭曲的,交易费用是被提高的,这也是科斯定律所忽略的地方,但张五常指出了这个理论。


张五常提出的理论叫合约经济,就是我们在市场交易当中的主体其实不是企业,是合约。企业只是合约交易的主体,由于企业本身是有交易费用的,如果有一种合约的交易费用比企业还低,那么他就是更有效的市场,所以我们认为更有效的市场就是以网络为核心的市场。在这个价值网络上所有的交易应该是交易费用更低的,传播效率更高的,更容易匹配市场需求的。传统经济学中关于市场信息相对透明的假设只有在数字经济的网络当中才有可能实现,而区块链技术这是网络当中实现信用的基础措施。


所以长期看来,在技术基础上公司制度将被以网络为核心的自组织所替代,任何经济活动不再需要中心化机构,而是通过去中心化的网络自动匹配,这就是区块链技术改变生产关系的基本逻辑,是建立于网络结构当中的,当然我们说的是长期。所以在中期我们可预见的范围内可以看到区块链对整个市场的价值匹配关系就是通过这种信用网络机制部分的取代原有的传统市场机制当中不平衡的信息,不透明的,人为因素比较多的部分,而是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技术的方式代替企业组织的部分功能,这也是张五常合约经济学当中的理念对我的影响。


【时点对话·第四问】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重要措施之一是通过数字化技术推动社会共识,在共识社会这个理念下保持前进”

时艳强:您曾讲,未来区块链将把人类带入共识社会,什么是共识社会?您认为共识社会何时会到来?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四问。共识社会是我提到的一个概念,共识社会有三个基本的逻辑,这也是我刚才讲到的数字经济学理论当中关于共识政治经济学重要的理论内容,我大概讲一下这三个基本逻辑。

第一个逻辑,共识社会建立于共享正义,这是从政治学角度来讨论的。数字经济时代强调共享正义是基于社会应得概念提出的。共享正义既涉及每个人的自我所有权,又涉及每个人可分享的社会公共资源。

如何通过数字技术当中的共享机制,实现社会公平正义的解决,这是共识社会概念的基础。简单来说,如何通过建构社会共识,形成新的分配制度,符合社会正义和公平的社会制度,来实现共识社会。

第二个逻辑,共识社会基于共享经济。互联网时代下的共享经济,只在出行和住宿两个场景做的较好,原因是什么?互联网时代的共享经济,还是基于所有权的逻辑所构建的,在互联网时代信用网络的基础设施没有完全实现,无法深入改变社会传统社会和传统经济形态。

区块链网络时代,既有基于技术契约的信用网络,也有使用权的数字经济的模式,这就能够提供共识社会的基础,所以共识社会是建立于使用权,而非拥有权的经济理论技术上。

第三个逻辑,共识社会基于数字技术融合。只有区块链技术和其他信息技术的基础设施融合下,才能够实现共识社会。我们以前分享过的内容是,区块链技术在电子政务和新型智慧城市的应用,通过技术来保障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能够被大多数人所信赖,不依赖个体道德水准和职业水准去推动信用。而是应该用制度的建设和技术代码的保障,来推动社会共识的达成和实施。

从时间周期来看,我们实际上已处在构建共识社会的初级阶段。人们开始信赖信息技术,以及推动社会数字化的过程当中,我们逐渐实现的共识社会的搭建。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个人认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重要措施是,通过数字化技术推动社会共识,在“共识社会”理念下前进。可能经过三十年的努力,我们就能够进入通过技术更好的实现社会治理,并解决收入分配问题的阶段,这个阶段是共识社会的中间阶段,高级阶段则相对难以预测。

高级阶段的共识社会,实际上与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描述的预言相似。从更长远来看,我们认为,高级阶段是迈克斯·泰格马克在《生命3.0》中描述的技术极度拓展阶段,在此我们不做时间上的预测。个人认为,技术的选择和未来的发展取决于人,是人在技术理性和人文主义之间的平衡和选择。


【时点对话·第五问】

“在目前的经济生态中,只有央行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才真正具备货币价值。”

时艳强:您认为数字经济与通证经济有什么关系?数字经济中的数字货币与通证经济中的稳定币有什么异同?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五问。通证经济概念很早就出现了,耶鲁大学的心理学和儿童精神病学研究教授阿伦.喀丁,他在1977年就写了一本关于通证经济的书,但他主要是应用于教育和医疗领域,主要是将激励机制放在心理学的研究过程中。我们现在研究的通证经济主要是通过激励机制构成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大规模协作体系。

通证是整个区块链应用生态的基础,而数字经济学研究的是从计算机发明开始到区块链技术为止,所有数字技术所形成的经济现象,也包括区块链经济,因此我在《数字经济学原理》一书中也专门论述了关于通证经济的课题。

数字经济学当中的数字货币与通证经济的稳定币有很大的差别,我曾经专门撰写过一篇文章,说明这个问题。简而言之,在目前的经济生态当中,只有央行信用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才真正具备货币价值,否则就不具备货币价值。

我们把区块链技术所构建的虚拟货币信用价值称为算法信用,但实际上货币想要获得真正的信用价值,不仅要具备所谓的算法信用,还要具备市场或商业信用,但大多数虚拟货币没有商业信用。

稳定币正是通过与美元或其他法定货币的间接挂钩,实现了商业或市场信用的背书。这里的悖论在于什么呢?区块链技术产生虚拟货币的初衷是通过去中心化机制建立一种脱离实体经济的数字货币生态,但是它因为不具备商业信用价值而被抛弃。稳定币就是一种折中的办法,通过间接的方式与实体经济的法定货币挂钩,实现其价值稳定,但这又违背了区块链技术发明的初衷。

不仅如此,数字货币当中的稳定币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同样也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差异就在于后者具备信用价值(市场商业信用价值),它由政府或银行进行背书。稳定币如果依赖于法币的信用价值,由于它的市场规模更小,更容易被操控,反倒会更加不稳定,所以这就是它所存在的内在悖论。

由于区块链技术所形成的市场,尤其是金融市场,并不具备法定货币的价值,通过间接的方式去构建数字货币生态,实际上是南辕北辙的。


【时点对话·第六问】

“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所有信息技术才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而不是某一项基本技术”

时艳强:数字经济时代,很多东西都会数字化,如何应对数字化带来的安全问题?您认为数字化与区块链化有何异同?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六问。关于数字安全的问题,因为我不是数字安全领域的专家,所以我没办法特别全面地回答这个问题。我只是从我个人的角度来探讨一下。我需要提醒大家的就是,实际上无论什么样的数字技术都有安全问题,都不可能万无一失,包括区块链技术。从密码学角度来说,无论多复杂的密码和算法都可以被破解,区别就在于成本的大小。区块链技术之所以相对安全,就是因为它采用去中心化的算法机制,使得传统的破解方式付出的成本过大,以此推动它的相对安全。

这个成本主要体现在算力和时间上。但是并不存在绝对的安全,我们看到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过程当中出现了非常多的安全问题,包括数字钱包、数字交易所等等。从密码学的角度或更高一层来说,所有数字技术的本质就是通过数学的方式将现实世界当中的一些实体的现象映射到网络当中,这中间的过程是代码化,由于它的本质就是数学,数学本身不是完美无缺的,它一定就会有安全问题。

而且随着量子计算等技术的发展,这样的安全也是有限的。数字化与区块链化的相同之处就是都使用了数字技术,他的基本逻辑就是通过数字化的算法代码化,这是它的基本逻辑相同之处。

差异之处就在于单纯依赖区块链技术是无法实现完全数字化的。区块链技术一定是通过跟几个其他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融合才能真正的实现数字化,因此过度鼓吹区块链技术的颠覆性,我认为是非常不必要的,但过度矮化它也没有什么意义,我认为应该是实事求是地推动区块链技术与其他数字技术的融合,从而实现数字经济的发展。

我稍微讨论一下数字经济的代表性技术。从大的范畴讲,就是以通信和计算机相关的所有的信息技术的总和。从小的范畴讲,就是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物联网和人工智能。不过不论使用哪个范畴来划分,我们都把数字技术革命当做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核心部分。这其中最主要的技术就是计算机与互联网信息技术以及基于这两个技术当中发展出来的人工智能、区块链和量子计算等技术,所以了解这个概念以后也就能发现,区块链实际上继承了互联网数字技术发展的补充或基础设施的完善。

我们一定要把区块链技术放在整个数字技术或者信息技术发展的历史浪潮当中来看,这也就是我在写作《起源》这本书的时候把副标题定为“从图灵测试到区块链共识“,因为整个以计算机和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的发展形成的所有技术范式才是整个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而不是某一项基本技术,这是我要强调的概念。他们之间存在共同的技术思想、技术哲学,要理解这背后的技术思想和技术哲学才能对区块链技术以及其他的数字技术进行预测和分析。


【时点对话·第七问】

“人工智能的发展带来的最大的威胁是未来40~50%的工作将会被取代”

时艳强:现在人工智能的发展非常迅猛,甚至有些超乎想象,有些人开始担心人工智能会威胁人类,您怎么看待人工智能?您认为未来区块链构建的去中心化的社会是否也会脱离人的控制,进而威胁人类?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第七问。因为我在百度做过几年人工智能相关的研究工作,所以关于人工智能威胁人类的看法,实际上已经就很早就出现了,从2006年阿尔法狗打败李世石开始,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一直发展到现在。我从三个角度来讨论一下我关于人工智能的看法吧。

第一,我们看到人工智能经过了好几次浪潮,这一次浪潮是从2006年开始的,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是第三次浪潮,实际上技术的发明者,大概三十年之前就开始做这方面的研究了,Hinton教授,他是做深度学习算法的创始人,我们可以下一个判断,现有的基于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技术是无法形成智能生命进而威胁人类的。因为它背后基于的是统计学原理,他的边界就在于其数学算法的边界跟我们人类的自由意志的问题毫无关联,这方面的担心是毫无必要的。

事实上,它带来的最大的威胁是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大概40%到50%的工作将会被取代,在这个过程当中,很有可能无法产生同等量级的工作需求,如果不加以调控,就会带来失业率上升和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问题,这是我们应该关注的。这个现象在美国实际上已经发生了,在中国这样的趋势也无可避免,所以说人工智能威胁人类,以现有的技术范式发展来说,他的威胁是在刚才我们讲的这方面,而不是形成所谓的智能生命的角度。

第二,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第三轮人工智能的浪潮进入了稳定期,最近人工智能领域的专家并不是担心人工智能的威胁,而是担心这一轮人工智能浪潮的冬天已经来临了,在今年上半年,美国的人工智能专家们就开始了这样的讨论,他们认为随着深度学习技术发展的瓶颈,以及人工智能在自动驾驶领域遇到的考验越来越多,这一轮以深度学习为代表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遇冷。

这样的担忧是有依据的,包括DeepMind、Open IA这样的机构没有获得巨大的进展。我们看到一些产业界名人和明星项目没有发出新的声音,包括特斯拉遇到困难,包括李飞飞从谷歌离职回到Stanford教书,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并没有特别丰富,主要还是集中于原来的应用领域,更多的变成一种基础设施或者概念。我个人比较同意的观点是我在百度的前同事,著名的人工智能专家吴恩达的说法。

他认为将传统行业与机器学习简单结合并不会形成智能公司,人工智能需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法论。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在技术范式上形成突破。我们更要在商业逻辑、商业认知上形成突破,就好像互联网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对互联网经济、数字经济的理解尚且粗浅,认知能力尚有边界。这是导致我们现在的市场或整个经济没有得到大的突破的根本原因之一。所以我个人比较在意企业家认知能力的构建,所以我第一本书写的是人工智能,叫《无界:人工智能时代的认知升级》,本质上,认知边界决定了技术的发展趋势。

换言之,我们认为任何一种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区块链,重要的并不只是技术范式的技术基础设施构建,而在于他的认知能力的构建。从认知能力来说,我认为分三层,第一层最简单,对技术真实应用场景的认知程度,而不是对着概念的粗浅了解;第二层就是对技术如何与其他技术融合产生协同效应,从而实现商业方法论上的重构;第三层认知就是从战略或者说更高格局、技术思想上如何把技术后面的商业生态、商业模式结合起来,这是我在数字经济学理论研究过程当中最重点研究的工作之一。

第三,从趋势上来说,我认为真正带来变革性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趋势是人工智能技术与生物相关的技术范式的结合,我们看到2018年度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化学奖的研究方向都是在与生物学领域的研究和结合下取得的进展。比如物理学奖中,光镊技术可以用在移动生物大分子病毒或者细胞上,化学奖的酶分子进化课题也涉及了生物化学领域。可以预见,人工智能在生物医药、生物化学领域的应用场景,才会实现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

这种突破分积极的方面和消极的方面。积极的方面来讲,21世纪是生物科学的世纪,其实不仅仅是生物技术的世纪,更重要的是是生物研究的方法论,生物演化的思想的世纪,所以在我的数字经济学研究过程当中,我把演化放在了一个最重要的位置。最积极的意义是我们如何利用生物技术,以生物学的思想推动人工智能的发展,形成新的变革,第二,我们看到负面的一些信息,人们关于人工智能的技术的担忧,其实是一个其他的交叉学科,叫人工生命学的研究中才会真正出现的,实际上也是出现了很多年的。

我在我的《起源》一书当中,专门有一章来讨论人工生命学,包括复杂性科学研究在人工生命领域的研究,涉及神经科学认知科学、脑科学等,如果人工智能和生物科学进行结合研究,确实有一定的可能创造出与人类相似或者更广义上的不高级的生物、生命体,这也就是泰格马克在《生命3.0》一书当中的担忧的基础,可能是我们接下来面对人工智能的话题的时候需要靠重新考虑的一些思想逻辑。

区块链技术,我们说它改变的是社会协作关系,并在过程当中一定程度的改变社会制度的安排以及利益的分配,这是它创造风险的地方。我认为实际上无论什么样的技术都是中性的,真正有威胁的是人类自身而不是技术。人工智能迄今为止的发展是依赖统计学的,与产生自我意识和自由意志相距甚远,区块链技术无论如何改变社会结构,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分配所带的社会结构变化的风险。因此与其担心技术本身的危险,还不如担心人们在技术发展过程当中人性的负面和人们之间的共识是否能达成所带来的威胁。

简言之,我觉得所有技术的研究过程,实际上还是要从人出发,从人类文明的底层发展逻辑出发,因为人性在数万年的演变过程当中变化是不大的,但是技术带来挑战和人本身的生物演化相对落后之间的矛盾,人类的技术、文明和技术发展之间的内在逻辑矛盾。我们可能存在的问题并不是技术的发展,而是我们的思想认知能力的变迁远远落后于其发展,而这种落后是因为我们在基因层面相对的发展较慢导致的,所以这个问题可能是我比较担忧的。


【时点对话·传承问】

时艳强:刘教授作为资深的区块链研究者,应该接触过很多圈内人士,其中是否有您欣赏和佩服的从业者,为什么?【布洛克科技】目前覆盖15个国家250个城市5000个社群节点用户100万+,希望通过【时点对话】邀请更多的大咖来社群分享区块链知识以推动整个行业进一步的发展,如果刘教授引荐两位嘉宾,您会引荐谁来做客【布洛克科技】进行分享?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传承问。我这边推荐两位学者。一位是方军,他在互联网研究领域是专家,同时也是区块链领域的资深专家,尤其在通证经济方面比较深入。他本人也是这个圈子的名人,大家也应该比较了解。我跟他交流也比较多,也为他的新书写的推荐,我认为他是非常有洞察力的。

另外一位是武汉大学的蔡恒进教授。他是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的教授,也是中国区块链技术改革联盟的首席科学家。我是这个联盟的首席数字经济学家,我们共同撰写过中国区块链技术改革蓝皮书,这也是全球第一部链改领域蓝皮书。他在人工智能领域和区块链领域都很有洞察力,我也很佩服他的专业领域见地。他本人也参与了很重要的区块链领域明星项目,所以我认为他在理论和实践两个层面都是非常专业的优秀学者。


【时点对话·提问一】

问题一:刘教授,现在我国很多地区开始拥抱区块链技术,海南自贸港还成立了区块链实验区,吸引了诸多互联网巨头入驻,您认为这意味着什么?——来自【布洛克—北京理工大学--001】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一。从两个方面看待这个问题。从机器层面来看,说明区块链技术已经成为继人工智能技术之后,能够被国家承认并主动推动的技术。

区块链技术本身发展不存在风险。通过政府政策支持,创新者们能够在这个领域发力。区块链技术在国家层面的应用,更多的还是通过分布式账本技术来解决原来其它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而不是数字金融相关的问题,这可能和产业界市场的发展之间有一定差异。

同时区块链还存在一些负面要素。由于市场缺乏新概念,区块链作为重要概念被推出来,实际上我是有些担忧的。一个技术的发展有其规律和周期,区块链技术发展十年以来,目前也遇到瓶颈,区块链行业发展过快不一定是好事儿,尤其是在市场化需求下的过度热捧,这也导致利用区块链概念忽悠政府和群众的问题出现,这需要谨慎对待。

个人建议,选择区块链技术的方向没有问题。实际上国内区块链技术领域的真正专家应该不超过五十位,我在百度做人工智能时了解到世界领域的人工智能专家应该不超过一百位,但人工智能的发展时间已逐渐变长。

所以相对来看,区块链技术专家也较少。除区块链技术以外,如何利用数字技术,通过专业能力结合,去寻找合适的发展机会,这是一个思考角度,尤其是提高自己对数字经济和数字技术的认知能力,这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时点对话·提问二】

问题二:区块链技术落地比较直观的表现就是DApp,但是似乎没有真正意义的DApp,您怎么看待现在的DApp?——来自【布洛克—北京林业大学--001】

刘志毅:回答布洛克科技【时点对话】提问二。任何技术发展实际上都是有周期的,如果把区块链技术当作互联网技术的发展阶段,现在的区块链就是2000年左右的互联网,我们还没有找到真正适合大规模商业化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方式。

第一,我们应该保持耐心,区块链的技术发展,以及区块链技术本身还有很多缺陷,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很多。

第二,所有的技术创新,尤其是大规模的技术创新,其实都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现有的一些模式可能并不是未来的主流模式。互联网的创新也是自下而上的边缘性创新,或称为颠覆式创新,通过一个小的创新,推动整个产业变革的方式。所以区块链技术的创业需要一定时间,通过发展找到适合区块链技术的应用领域,才能真正的让区块链技术大规模运用。

第三,区块链技术有自己的特殊之处,我们不能用区块链技术去解决互联网技术已经解决好的问题,比如社交、电商等已经被切分的领域,而且现有的互联网巨头通过迭代可以很快占领比较有优势的位置。

区块链技术更多的要解决一些传统行业或其他互联网领域没有解决的问题。互联网技术经过20年的发展,实际上只把10%左右的传统经济数字化,剩余的90%包括电信、金融、以及传统供应链等问题,这些都可以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

简而言之,第一点,区块链现在处于初级阶段,我们要保持耐心,因为要解决的问题很多;

第二点,要选择合适的跑道,这个跑道不是一种大众跑道,而是一个小的需求点,或者是自下而上可以演化的需求点,要有真正可以让大家去使用的应用;

第三点,不要做前任做过的工作或是已经完成90%的工作,与互联网巨头所在的主要领域进行竞争是毫无意义的。DApp生态还很早期,但是我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保持乐观态度,可能在未来5~10年之内,我们就能看到专属于区块链领域的大规模商业化应用。


Source:布洛克财经 Author:布洛克财经 / Editor:区潮网

Statement:Content published on Blocksina may not be reproduced, in whole or in part, in any format without Blocksina’s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Sign up

Existing account?Go to login

Retrieve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