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English

浙大教授:中国对外贸易发展40周年回顾与展望(演讲全文)

财经会议资讯 • 2018-11-22 • Hot: Share

Summary:

编者按:2018年11月15日,在上海市社联年会“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经济发展与对外开放的经验、理论和展望”论坛上,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博导赵伟教授发表演讲,演讲题目为“中国对外贸易发展40周年”。


来源:上海金融开放研究院 


以下是演讲全文。


演讲全文


罗长远接下来有请浙江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博导赵教授谈贸易。讲演题目是中国外贸四十年。欢迎!


赵伟所长发表演讲


赵 伟:首先感谢权衡院长的邀请。很高兴就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话题和大家谈一下我的思考。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是亲历者,我曾随七七级读过一段时间大学,后来提前考研了。七七级是1978年入校的,而1978年恰好启动改开,到今年整整40年。这40年我不但是亲历者,而且一直在观察和思考,因为我是研究经济学的。今天我的讲演将限定在一条线索上,就是中国对外贸易40年。因为外贸在过去40年中国的改革开放中起了非常巨大的作用。


讲点什么呢?限于时间,就围绕四个关键词展开:第一个是成就。40年外贸究竟取得了哪些成就,怎么看?第二个是贸易的发展效应,外贸发展对经济和体制产生了怎样的效应?第三个是政策,过去40年的贸易政策演进,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轨迹?第四个是态势,落到现在面临的问题。经济学有一个思维定式: “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沿着这个定式看下去,我们过去40年外贸的超高速发展是否有吃免费午餐的成分?下一步面临什么样的问题?这是我讲话的落脚点。


一、40年中国外贸发展的成就


第一个问题,40年中国外贸发展的成就。大家随便看一下媒体上的文章,关于过去外贸发展成就,大多都强调这两个方面:一个是规模扩张,说40年扩张了多少倍。第二个是结构变化,强调三个结构:一个是初级产品与制成品出口结构。第二个是机电产品占出口的比例,第三个是贸易方式结构,就是加工贸易和一般贸易的比例。


大家随便看一下,现在有话语权的学者们在主流媒体上经常讲的,谈到外贸成就,大多强调这两个方面。但是我要考虑的是,我们外贸发展最有特点的在哪些方面?这就要看我们发展的背景了。中国发展是一种什么样的背景?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是一个赶超型的国家,我认为要看成就,跟以往那些赶超型的国家去比,看看你做的怎么样?第二个还得有一个时代背景,我们经济增长是一个特定的时代下发生的,什么时代?这个时代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尤其是在这个世纪以后有一个讲法,叫“全球价值链”,一个国家如果进不了这个价值链,那么你的外贸没有作为,无法给你带来多少利益。今天我想就这两点谈我们40年的外贸成就。


作为后发型的国家和谁去比?应该和美国比,和日本比。我认为中国在发展上瞄准的第一目标当是美国,赶超方面应将日本作为参照系,因为日本是亚洲大国中最成功的赶超先例。可以这样说,规模上1955年日本经济起飞,当年它的进出口额相当于美国的16%,1955年美国已经是一个发达国家。1980年过半,日本外贸总额相当于美国的54%。就是说25年间追赶了38个百分点。中国是一种什么状况?1980年外贸额只相当于美国的6%,2005年相当于美国的59%,25年间追赶了53个百分点。2013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后来两年掉下来了,2017年再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


我画了一张图,下面人多的轮廓线是中国GDP相当于美国的百分比,1978年到80年的时候,我们的GDP相当于美国的7%,1980年我们的外贸相当于美国的6%,当时日本已经相当于美国的54%,1985年的时候年日本的GDP相当于美国的32%,外贸相当于美国的68%,后来它的外贸就下降了。日本经济相对最强的是1995年,GDP相当于美国的71%,外贸也只相当于美国的52%,后来一步步降下来,一直到2017年GDP相当于美国的26%,外贸降到相当于美国的37%。


中国GDP在1990年的时候只相当于美国的9%,但外贸已相当于美国的22%。2005年中国GDP相当于美国的18%,外贸已超过美国一半,相当于美国的53%。2010年的时候GDP相当于美国的38%,超过日本,外贸已经高高在上,达到美国的85%。2013年超过美国,2017年再次超过,相当于美国的105%。但是2017年我们的GDP只相当于美国的63%。很清楚,和后发型国家日本相比,中国的外贸赶超大大超前于经济赶超。


第二个线索是价值链,即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世界银行新近出了一个研究报告,这个报告中显示,2000年全球价值链中只有两个价值组合与转化转化中心,所谓价值链转化与组合中心,就是把好多中间产品买来并组装后再出口出去的中心,分别位于欧洲和亚太,亚太的中心是美国,欧洲的中心是德国。这是2000年的情形,那时德国是一个价值链转化与组合中心,美国是另一个中心。


中国在哪里?中国位于亚太价值链的边缘,中国是靠谁拉进去的?靠了中国台湾和韩国拉进了价值链,但位于边缘,也就是末梢神经的地方。过了5年,到2005年,也就是加入WTO后五年,中国已经作为东亚价值链的一个组合核心初露头角,全球三大价值链核心的格局也初露头角。其中德国是整个欧洲的价值链组合中心,美国是亚太东端的核心,中国是亚太西段的核心,看图很清楚,中国已经把日本和韩国挤到边上去了,这里是马来西亚。这是按中间产品和制造品进出口额算出来的。


2011年,中国在外国价值的利用与组合规模上超越了美国和德国,成为全球GVC三大核心首位。左边这张图中可以看到2011年的情形,圆圈的大小代表了它的规模,亚太地区现在形成了美国和中国两个价值链组合核心并存的格局,但在欧洲,德国倒是稳稳的控制着核心地位。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会发生中美贸易战。2015年情况又有一些变化,这是欧洲德国,这是美国,这是中国,原来中国大一点,现在好像有一点缩小。


这样,回顾以往40年中国走过的道路,外贸这条线索上,要说成就的话,我觉得最值得关注的,就是赶超和在全球价值链中地位的迅速上升这两块。


外贸的这两个成就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意义,再次证明了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洞见。他曾写道:

“在一个政治修明的社会中,造成直到最下层人民普遍富裕情况的,是各行各业的产量由于分工而大增”,而“分工受市场范围的限制”。


可以这样去看:正是通过国际贸易,极大地扩大了中国的市场范围,把中国带入了全球价值链的核心地位,促进了各个层面的专业化分工。促进了财富的快速增长,使数亿人摆脱了赤贫状况。


现在中国号称是世界上任何产品都可以造出来,当然质量和档次另当别论。1978年我们在大学上课时,教室里看过去,90%的同学穿的衣服颜色差不多都一样,90%的同学衣服上至少有一块补丁。现在看不到了。因为国际贸易引出的分工,使得生产效率提升了,物质极大丰富了。


斯密的洞见没有过时,所以我一直鼓励我的学生们,从一开始要去读亚当•斯密的《国富论》。


二、40年中国外贸扩张的效应


第二个是40年中国外贸扩张的效应,这方面可以列出很多,但是我要强调的是三个效应:一个是经济增长效应,它是经济增长的一部主要的发动机;第二个是制度改革效应,外贸实际上倒逼着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包括现在中美贸易战,也造成了一种倒逼的力量和机制;第三个是重要行业的激发效应,好多行业是从贸易发端的。


贸易的经济增长效应,需求一边“三驾马车”首当其冲。外贸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变化呈现三个阶段:1994年汇率并轨以前,是个震荡阶段。外贸的经济增长贡献率忽高忽低。94年到08年金融危机前,是个相对稳定的阶段。08年之后开始下降。进出口差额的变化也反映了这样的态势。1978年到2017年40年间,顺差是30年,逆差是10年,累计顺差4万多亿美金。我们在讲贸易的经济增长效应的时候,一直强调净出口,顺差即净出口。


还有一个我们知道,中国在发展的前十年始终面临着两缺口问题,一个是储蓄缺口,另一个是外汇缺口,这是钱纳里教授提出的。特里芬在50年代曾经提出,一个国家正常的外汇储备最少应该能支撑三个月的进口。


看中国的数据,1982年的时候,中国的外汇可以支撑10.9个月,最低的1980年和1986年,只能支撑0.78和0.58个月。实际上外汇缺口严重的时段是1983-1993十年。1994-2001年可以看作是突破外汇缺口的时段,外汇储备最高的时候可以支撑12.4个月,最低的时候是8.83个月。第三个阶段,也就是2001到08年,是外储快速增长的时段。2008年的时候外储大约可以支撑28.6个月的进口。在那之后开始下降,到2017年的时候大概可以支撑20.4个月。外贸再加上外资,一起突破了外汇缺口,增加了外汇储备,由于有充裕的外汇储备,稳定了人民币汇率,汇率的稳定是经济增长稳定的一个前提,所以可以看作是对经济增长的间接贡献。


第二个效应是外贸的制度改革效应。回望四十年可以这样讲,中国许多制度改革往往由外贸行业开端。1979年中央正式批准广东、福建在对外经济活动中实行特殊政策,在这同时邓小平首次提出要开办出口特区,到了1980年改为经济特区,所以特区是从外贸开始的。1984年5月开放14个沿海城市,这都是外贸,由于要突破外汇缺口,需要出口特区,最后发展成经济特区。还有,1986年参加关贸总协定乌拉圭回合谈判,开始倒逼国内改革,所以它们的因果联系是,先是外贸要改革,要引进外资,要发展加工贸易,所以倒逼国内,制度要改革。


加入WTO倒逼改革就是最典型的案例。入世有四个倒逼机制:一个是市场规则的全国一致化,在加入WTO之前各个地区的开放政策不一样,入世之后规则全国一致。第二个是经贸政策的透明化,终结了内部红头文件治理经济的时代。第三个是政府干预经济的规范化,标志性事件是《行政许可法等法律文件的出台。第四个是开启行业进入企业所有制歧视的缩小化,它的发端是中国承诺入世三年以后所有企业进入外贸,由审批制改为注册制,所以后来好多行业也改为注册制,不用审批。


这样不难看到,几乎所有这些都由于贸易的开放而发生。以贸易开放度的扩大而扩大,贸易倒逼改革。还可以看到国有企业在各个行业比重的扩大,是跟贸易出口企业所有制结构比重同步变化的。这是贸易领域的不同所有制企业出口的变化,外资、民营两块加起来超过90%,最初70%以上是国企,这是1994年的情形。我们看这两块非贸易领域,也就是一般工业领域,非国有企业的比重在1998年是60.81%,到去年占了99.36%,按数量来讲,国企的比重连1%都不到了。这下面是非国有经济占就业的比重也在持续的上升,国有企业加上国有政府单位的就业都在下降。就是说,所有非贸易行业,非国有经济的增长和贸易行业呈因果关系,所以贸易倒逼了中国体制改革。


第三个是对外贸易成就中国制造业大国地位。最值得一提的一件事,是1978年12月份上海宝钢第一根桩打下去,引进新日铁全套设备,那时不少人质疑我们有没有实力建这样大的钢厂。但谁能想到,2001年中国的钢产量跃居跃居世界第一,所以第一个触发器其实是贸易,是进口设备。1980年代中国引进100条彩电装配线,1990年代末期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彩电生产国。1985年成立上海大众,2000年中国轿车产销量世界第一。这些都是从外贸开始的,所以说,贸易是成就中国制造业大国的触发器和持续的发动机。这中间的因果关系可以做一些实证研究。


三、对外贸易政策回顾


第三个,来看贸易政策。我以为,40年的总基调是保护为主,被动与循序渐进的贸易自由化。贸易政策演进呈现四个阶段:1978-92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时期,出口创汇压倒一切,进口保护严厉,走私严重;1992-2001年是市场化转型目标确定初期,这个时候的贸易政策是有限的贸易自由化,但以保护为主;2001-2008年是加入WTO履约期,期间公平贸易与保护并行不悖。


上述判断有充分的证据。怎么做?拿数据说话!看一下四十年中国实际关税率变化就清楚了。虽然名义关税率在下降,但实际关税率一直在增加。实际关税率怎么算?就是把每年国家征收的针对进口商品的三项税收加总,除一下进口商品总额。加入WTO之前我们每年的关税和每年的进口额之比是下降的,但是入世之后突然加了两个税,分别为进口商品增值税和进口商品消费税,加在一起占进口额的比值,从2001年到现在是上升还是下降?实际的关税率在上升。


还有一个数据,就是出口退税的力度,这反映了你的保护程度,出口退税额除以总出口,这个比例也在持续上升。所以可以认为,40年以来外贸政策的总基调是保护为主,自由化是被迫的,逼的没办法了才降低保护率。


四、目前状态与问题


最后,也就是我要讲的第四个问题,看一下目前状态与面临的问题。


40年外贸先于经济增长的赶超和持续的重出口轻进口的贸易政策,积累了许多问题,形成了下一步发展的约束条件。主要约束条件,可以三个关键词概括之:


第一个是透支。二重的透支,一重是透支了国际市场,另一重是透支了全球化。我们的出口早已是世界第一,但经济离老大还差一大截。我们透支了全球化的利益,过去十几年、20年来全球化的利益,世界经济界公认,最大的获利者是中国。


第二个关键词是滞后。贸易体制与政策调整长期滞后于经济转型要求,转型要求双向贸易,更开放的市场,但双向贸易战略提出了将近十年,体制和政策到目前为止依然是趋向促进出口抑制进口的。


第三个关键词是依赖。经过40年的保护为主,有限开放为辅贸易政策与体制的坚持,我们的产业严重依赖全球价值链,对美、日、欧等发达经济体依赖度非常高,双边关系很重要。


基于以上分析,关于下一步中国外贸发展的选择,我得出两个判断:一个是双向贸易体系与政策体制的构建势在必行,上海“进博会”已经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另一个是,与美国的贸易战不能持续下去,龙永图先生说的一句话我很认可,他说无论怎样,和美国的关系不能脱钩!脱钩了对我们是灾难性的。实际上回看40年中国外贸发展,中美关系是个重要的因素。


时间关系,我就讲这些,谢谢!

Source: Author:财经会议资讯 / Editor:区潮网

Statement:Content published on Blocksina may not be reproduced, in whole or in part, in any format without Blocksina’s prior written permission.
Next 暂无下一篇

Sign up

Existing account?Go to login

Retrieve password